个性签名女生简单气质,手机壁纸污一点的背景,美脚视频免费观看


个性签名女生简单气质,手机壁纸污一点的背景,美脚视频免费观看
个性签名女生简单气质,手机壁纸污一点的背景,美脚视频免费观看

CK大码模特引发的争议

前段时间,围绕 CK大码模特一事引发了关于多元审美和身体解放的一系列讨论,我们也发了一篇与之相关的文章,行文思路很简单,先是挖掘了下被CK选中的这位模特的背景,然后聊了聊最近几年内衣的一些变化趋势。意料之中,评论出现了两极分化。

有人留言,接受这样一种审美的前提,需要有钱人打头阵,比如先换掉自己的超模老婆。一股屌癌味,真当内衣模特是用来选妃?

同样的,在别的平台,也不乏类似的发言:

首先,肥胖不一定是疾病,瘦也并非是健康的代名词。其次,内衣模特并不是用来满足性幻想的,它的消费受众是女性。CK的这次商业行为是建立在品牌意识到了以大码模特为代表的一类人群的需求,且这种需求不管是从消费上还是从舆论上,都日渐成为趋势。

又黑又胖、恶心、变态、看着就反胃……

这些有悖传统审美的点成为一种理直气壮的反对,建立于此的讨论被以是否能产生“性幻想”作为依据,简单粗暴的恶意如空气一般存在于日常生活的每一处,人们把这些之于他人身体的成见和侮辱称为“BODY SHAMING”(身体羞辱)。

伴随着各种女性意识的觉醒, BODY SHAMING成为网上常常被提及的概念,维基百科至今还没有给出明确的释义,百度与之相关的内容更是寥寥,但是我相信,这个概念背后所代表的一个个瞬间是很多人曾经亲历过的。

「大码女孩」无自由

对体重的污名化,以及被规训的审美所提倡的“美幼瘦”,让 大码女孩常常成为BODY SHAMING的靶心。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流行着 “要么瘦要么死”的口号,这种居于男性凝视之下的“瘦”,又被简单粗暴地概括为“体重不过百”亦或者“女团小蛮腰”

因为家族遗传的原因,润润一直是同龄人中的胖子。

初中的时候,润润的外号叫“相扑选手”,两个男孩当着她的面表演给相扑选手擦屁股的戏码。上课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润润动作稍微大一点,就会引来一阵压抑的讥笑。

进入大学后,润润终于“瘦”成了一个健康的胖子,但是眼下流行的体重不过百,又残忍地将她划分到了“微胖女孩”行列。大二时,她喜欢上同团的学长,学长若有似无的体恤让润润如沐春风,原本酝酿了许久的“我喜欢你”,被室友一句“先减肥才有胜算”击得稀碎。

我和润润因为工作认识后很快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作为同病相怜的胖妹,我们深知找到一个知音的惊喜堪比在一众均码衣服面前发现大码专区。现在的润润依旧在减肥这条路上摸爬滚打,她所在的写字楼全是吃轻食的瘦白领,隐形人一般的润润就像是异类。

Alice是一个声音甜美的胖子,她最常开的玩笑就是“小哥哥小哥哥网恋吗”。因为喜欢穿中性风格的衣服,很长一段时间,身边的朋友都以为她是铁T。

胖,让Alice错失了很多机会。 公司组织到海边团建,Alice没下水,看着身边一众的好身材,她的脑海里浮现出小时候学游泳时的外号“花猪”。因为害怕被嘲笑“铁T穿裙子”,Alice拒绝过多次派对邀请。发育比较早的她总是含胸驼背,以至于如今长成了“富贵包”,这个叫法一直让她耿耿于怀。

说起前段时间的CK大码模特,Alice对一些负面评价感到费解,“胖子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内衣真的太难了,当时看到这个广告,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终于……”

喜欢中性风的她厌烦了市面上对大码女孩风格的单一认知,花花绿绿的大码裙子、教你如何穿得显瘦、大码BM风、超大蝴蝶结显娇小、各种blingbling大亮片……“真的,不是每个胖子都想把自己装扮成一棵浮夸的圣诞树。”Alice说道。

大码女孩没有自由,在很多事情面前,胖,就是原罪。

沈殿霞和郑少秋的女儿郑欣宜因为胖,总是被媒体报道成疑似精神问题,健康亮红灯、生活不规律……为此郑欣宜瘦过,但是很快复胖,如今她与自己达成了和解,胖胖的她,不再受困于他人的评价,尽情展示自己,人们重新爱上了这个乐观豁达的女孩。

当CK大码模特出现在大众面前的时候,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疾病”,肥胖背后,还有很多潜台词,诸如懒惰、邋遢、缺乏自律和意志力……这些之于体重的污名,让很多胖子始终遭受着隐性的社会偏见。

这些来自身材的羞辱和成见,看似威力有限,甚至常常被美化成一个玩笑,一句关心,但是你知道吗,社会心理学研究发现,长期遭受歧视和羞辱的人,很容易接受这些消极评价,并内化成对自我的评价和认知。

有过肥胖经历的人都清楚,看似乐观好相处的自己,其实内心深处始终有一个备受创伤的隐秘角落,上面写着,你胖,你不能……

被忽视的「身体羞辱」

BODY SHAMING于生活中的表现是方方面面的,很多时候,我们习惯将这些偏见常态化,甚至认为再正常不过。由此,很多遭受BODY SHAMING的人又会转变成羞辱他人的BODY SHAMER。

最近,我们在网上也发起了一个关于“身体羞辱”的调查,结果显示,大部分人都或多或少地遭遇过身体羞辱,当然,也有不少人曾有意或无意地对他人进行了身体羞辱。

男生太瘦不敢下泳池

女生太胖被耻笑

戴眼镜被叫“四眼驴”

长痘痘的被喊“痘妹”

有人说,这是常态。

每个人在生活中都或多或少地遭遇过这种批判,很多时候,我们以为只要变得强大就可以改善这些成见。后来才发现,即便进化成更好的人,这些常态化的被默许的伤害早已形成某种性格的缺憾,它如影随形,让我们自我质疑、怯懦、自卑……

习以为常的错误,不能成为一种合理的存在,当我们意识到它的问题,就应该去纠正。

前段时间,歌手碧梨发布了一个自编自制的短片《NOT MY RESPONSIBILITY》,回怼喜欢评判他人的BODY SHAMERS。短片中,碧梨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唱道:

有人讨厌我穿的衣服,有人赞扬它。有些人用它来羞辱其他人,有些人用它来羞辱我……如果我穿得舒适,我就不是女人。如果我脱了衣服,我就是个荡妇。虽然你从没见过我的身体,但你还是会评判我。

这样一个倡导身体解放和多元审美的片子,仍旧引来了很多负评,就像CK大码模特的广告一般,原本我们可以很好地探讨身体解放和多元审美的问题,但是仍有不少人只看到了被挑战或者被冒犯的那个部分,因为不符合以往的认知,就要恶语打压。

如今我们常常提到多元,多元形态,多元审美……就是希望社会可以多些包容,每个人都能自信展现自我,而不是因为不符合常规,就被羞辱。

试想一下,你的母亲,因为 BODY SHAMING,一生不敢穿泳衣下水,你的兄弟,因为 BODY SHAMING,总是被羞辱成娘炮变态,你的姐妹,因为 BODY SHAMING,被传成荡妇,你的孩子,因为 BODY SHAMING,成为被孤立那一个…… 你还会坐视不理吗?

编辑 ✎ 傻狍子

Contact us

分享到